LID书客网

阅读

随笔

直面人生

时间:2020-09-16

此刻独自一人蹲在床脚——租来的房子里,听着窗外阵阵叫卖声、KTV里的歌声、高高低低的吵嚷...《直面人生

此刻独自一人蹲在床脚——租来的房子里,听着窗外阵阵叫卖声、KTV里的歌声、高高低低的吵嚷声突然特别怀念学校的生活,怀念一起上课的日子,怀念跟朋友们坐在教室里准备考研的日子,渴望回到过去,回到那时的纯真年少……

记得特别清楚的一件事是大一的暑假,那时姐姐姐夫都在我家,有天下午我在手机上看到一张特别好看的风景图片,于是拿给姐姐看,她当时瞟了一眼说:“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,我只对怎么挣钱感兴趣。”我当时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心里觉得姐姐太世俗,太功利,没有一点审美情趣。

时至今日,我已经踏入社会,自从来到郑州花钱比流水还快,但是因为工作一直没确定所以没有一点经济来源,的确只能用“无底洞”来形容我现在的状态。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依赖父母,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,可是真做起来才发现独立的道路就是我远离审美情趣,远离理想王国,远离闲情逸致,远离梦想,远离我所有的美好品质的过程。我不再觉得姐姐庸俗了,因为我好似看到几年后的自己会变得和她一样只关心钱,只关心如何生活下去。我也试着去干了几份工作,我渐渐地明白了兴趣真的不能当饭吃,我也渐渐明白了许多人迫于生活会去从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。可是我不愿彻底被生活打败,我也不愿彻底庸俗,我在寻找,我希望自己能找到对人生对社会对自我都有点意义的工作。

我以为自己早就可以坦然面对一切得失,我以为我投入生活以后就不会再怀念我的大学,我以为大学远去了就远去了有什么关系?我以为自己已经渐渐淡忘了一切美好、开心、伤心、失落,然而当我静下来,当我闲下来,当我独处时,校园里经历的所有美好都会在脑子里回放。

我努力不让自己去联系任何人,我努力不去听任何一首在学校听过的歌,我努力不去翻看任何拍过的照片,我努力告诉自己大学的朋友都过的很好无需我牵挂更无需我担心,我努力只联系眼前关心我照顾我对我好的朋友,我努力做了那么多事,只为自己能够不用去伤怀,为了自己能够勇敢地面对生活、面对分离、面对失去的曾经。这么久了,我以为自己早已坚强到无坚不摧。我错了。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经历过了就会留下痕迹,就会时不时提醒你生活的刀曾经在你身上刻下过什么,就会阻挡你向前,就会让你变得伤春悲秋。而人又是多么奇怪的动物,我们只记得曾经的美好偏偏忘了那么多的不愉快,于是我们愈发怀念过往。

回想起来,我的大学似乎没有太多的遗憾,我认真过好了每一天校园生活,即使从此以后再也不踏入校园的大门也没有什么值得惋惜的。我有自己的好友圈子,也有不喜欢的人;我有特别喜欢的老师,也有看着就眼烦的老师;我有懒散、游玩的快乐时光,也有艰苦学习的充实日子;我曾经在校园里到处乱逛,也曾经在宿舍里窝着看小说;我曾经跟好朋友在假期外出旅游,也曾经跟她们一起努力打工挣钱;我曾经跟朋友好得像一个人,也曾经跟他们闹过别扭……我的大学过得似乎很完满,唯一的缺憾就是我始终没对自己喜欢的男生说出我的喜欢,我们依然是朋友,普通朋友。

这在我们宿舍是公开的秘密,她们还劝我说女追男很正常,只是我很保守,我从小就习惯了做被动者,我从来不给自己机会去主动开始一段友谊或者爱情。大学远去了,所有的感情也会随着毕业的来临烟消云散,这辈子谁还能碰到谁还真说不准,也许我认识的许多人跟我已经见过最后一面了,只是……我不知道是哪些人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他。我只知道,我们会沿着各自的人生轨迹继续前行,各自不同的生活会让我们越来越陌生,直到遥远的未知。

有时候想想,会怀疑自己做错了许多事。我喜欢大学生活,可是却过早地踏入社会;我讨厌远离父母,却总是选择遥远而陌生的城市;我喜欢安静地做自己的事,却匆忙地投入了一份喧闹的工作;我讨厌不明不白不清不楚,却没有人对我讲解清楚我想知道的事情。生活的脚步催着我做了许多不如意的决定,我不知道是生活出了问题还是我出了问题。难道这就是生活吗?这就是自己独立的生活吗?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我第一次深深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。我现在深刻地相信自己以前确实是泡在蜜罐里的,可是当时却不自知,还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去抱怨。生活会让我们发现,昨天总比今天美,生活也会让我们相信,明天会比今天美,一切美好只在记忆中真切。

上了这么多年学,走上社会突然发现自己真得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要重新学,在学校学的很多东西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。我才知道,原来大学真的只是一种经历,一个过程,一次美好的旅行,一次精神的洗礼,对挣钱、生活用处真不大。

我怀念过去,我也会面对生活,面向未来,不管以后是风是雨是雷是电抑或是雷电交加风雨兼程,我都会勇敢地面对。我从来不愿改变,但是我真得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改变,我只希望自己能够经受住生活的磨砺,保持自己性格、情趣、爱好以及对未来生活的向往。


Tag:直面人生

标签:

经典图文

相关文章

热门文章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