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D书客网

阅读

随笔

三月桃花红

时间:2020-09-29

“三月桃花,四月杏儿。”每到三月,大地转暖,还在小草正准备钻出地面的时候,桃骨朵就虎头虎...《三月桃花红

三月桃花,四月杏儿。”每到三月,大地转暖,还在小草正准备钻出地面的时候,桃骨朵就虎头虎脑的拱出了枝条,迎风摇晃。没几天,花苞渐展,鲜嫩嫩的桃花就盛开了。花瓣白中蕴红,实实的充满了生命力,一点也不显得张扬,一朵一朵的挤在一起,热闹平和。我说不上为啥喜欢桃花的颜色,但它绝不像杏花一样,白中带红,带的有点儿勉强,更不像梨花一样白得有点儿虚假,有点凄惨。桃花白中融红,融得自然,蕴得柔和,让人舒服,又红得火一样热烈,教人提神。

小的时候,我家的院子满是桃树。每当桃花盛开时,院子粉红烂漫,花香四溢。在树叶欲展未展之际,春天最早来到我家。我踮着脚,伸长脖子,细看桃花的芳容,看够了,就拿着细棍追弄蜜蜂,成群的蜜蜂,嗡嗡的忙来忙去,腿上带着一嘟一嘟黄色的花粉,叫上名的叫不上名的鸟儿,啁秋其间,蝴蝶是很少见的,也许还没有成形吧?我曾无数次为爱美的蝴蝶错过这美好的春色,而深感遗憾。桃树花繁叶茂,袅婷伸展,有的临伸到墙外,树下狗跑鸡叫,一幅田园桃花图。而此时的田野,正值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的时候,柔柔的风中略带一点凉意,桃花让我最早看到春天的容颜,嗅到了春的气息。

没几天,花落叶展,满身绒毛的小桃儿,便一嘟噜一嘟噜的悬挂在枝头,虎头虎脑摇晃着,笑迎东风,在我们这儿,这小小的桃儿也许是一年中最早看到的果实了。每每这时,我把家养小麻雀,驾落在桃枝上,我仰面躺卧在桃树上,听着鸟鸣,享受着桃树的阴凉,幻想着满树满树的大桃儿,那份儿惬意,是大自然特别赐给我们农家孩子的,也是刻骨铭心的。桃儿渐大时,绒毛就悄悄地褪去,露在叶外的桃儿脸,渐渐的红了起来,树下就引来了成群结队的孩子,仰脸数着,比谁数的桃子数又准又快,谁发现的桃儿又红又大。每每此时,母亲就来到树下,告诉孩子们别把桃儿弄下,等桃儿熟了,保证人人有份。那时候,村子很穷,一年到头,人们见到的水果只有村里种的很少的桃儿杏儿,至于苹果梨的,只在书中见过,当时,对孩子来说,桃儿是有很大诱惑力的。我母亲说话是算数的,就连孩子们也知道,虽然村里有桃树的人家常常桃儿被偷,但我们家从未丢过,这完全是缘于我母亲。每到桃儿熟好时,母亲就让我用木升子,端一大升子挑拣出来的又红又大的桃子,挨门逐户的送去,从东送到西,从南送到北。大街小巷,我乐此不疲。那段日子是我最风光最快乐的时光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觉得给人东西比拿别人东西更幸福

桃子不是一次就摘完,在每枝树顶总要留一些,给我远方的亲人,姥爷、堂姐、大姐……等他们到来的那段日子,我特别的忙,今天盼姥爷上门,明天在村边了姐姐归来,每天早上,都要看院里有没有喜鹊在叫,“喜鹊叫,亲人到。”亲人一来,我就忙不迭的上树摘桃,红红的桃子,一口咬下去,蜜汁水甜,紧咬忙吃,汁水就流满了下巴,亲人边吃边和母亲拉着家常,其乐融融。我呢,就胯下夹一条高粱杆,一溜烟跑到大街去了。

三十多年过去了,故乡的许多东西都离我渐渐渐远去,但每到春天,我都会想到那家乡的桃花,还有那暖暖的乡情。如今在菜摊上买到的桃子,远远不及家乡桃子甜腻,家乡的桃子,咬一口就甜到心底,而今的桃子都是从外地运来的,连五成都没熟到,分量倒挺重的,却没了桃味。

啊,多想再吃一口家乡的桃啊!


Tag:三月 , 桃花

标签:

经典图文

相关文章

热门文章

返回顶部